江山与你

本命瓶邪【只针对瓶邪文中】/all叶/佐鸣 不逆不拆
还有all邪

炽火

炽火1

※※※邪簇邪预警!鸭梨mb设定预警!瓶邪白月光预警!雷者误入!就不打瓶邪tag了……

正文来喽!

  吴邪从雨霖楼出来,手指间还环绕着淡淡的腥味,是jing       ye的味道,是他刚才在卫生间,以一种蹩脚难堪的姿势自己从后  穴      挖出来的,进去的时候是微凉的,出来的时候,有了点余热,让他想起那个男孩顶他的时候,全身滚烫,与他纠缠的脚趾却是冰凉渗骨,快高aa  潮的时候,他自己的脚趾不自然的弯曲,很快另一双脚搭上来,冰凉的触觉让他微微清醒,迷离急促的吻,又让他再次陷入情aa欲的落网。
  他还没来得及趁着那清醒的几秒思考,这,是不是过了?
  那个男孩叫黎簇,是一个mb。
  刘老板坐在包间的沙发上,云雾缭绕,吴邪肺里不舒服,强忍着,倒是没说什么,刘老板眼光扫过吴邪,不屑一闪而过,转眼又是谄媚的笑,眼角的皱纹挤到一起,嘴角一钩,出口的仍是那些套话。
  “吴老板?”
  “吴老板?”
  吴邪压根没看他,只觉得难受,眼前隐隐发黑,刘老板连叫了两声。
  吴邪抬眼看他,目中流露疑问,刘老板按了个按钮,一会儿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走进包间,后面跟着好几个男孩。
  年龄都不大的样子,模样没有顶好看的,都是清秀的样子,吴邪从左到右扫了一眼,心下了然,这些mb穿的可没有吴邪在包间外面看的那些暴露,反而都是小清新打扮,还有点像大学生。
  “您这是什么意思呢,刘老板”。
  “诶呦,我什么意思,您心里清楚哈哈哈,不喜欢这样的?不是吧,吴老板我还以为您好这一口呢”。
  吴邪起身,不再言语什么,整理衣服,朝包间门的地方走去,刘老板也起身相送,对那个貌似经理的人使了个眼色,自己小跑着跟着吴邪……
  “吴老板看不中眼?也是,这几个姿色平庸,别说您了,我也看不中眼”。
  “所以你给我了?”
  “诶呦,哪能是那个意思,我这不就以为您喜欢那看着干净的吗?”
  “别再打这种主意了”。
  “是是是,说的是,吴老板这就走啊,我送您吧?”
  “不用了”。
  看着你恶心。
  后半句吴邪没说出口。
  就是那时候遇见黎簇的,在楼梯的转角,他满身酒气,夹杂着腥  臊,都是这种会所里会有的东西,可吴邪就是觉得他不一样,他不同。
  黎簇的眼神也被酒气熏染的不甚清明了,血丝在眼球蔓延,走路也跌跌撞撞的,看到陌生人,他假装没事地直起腰板,想走一条不歪歪扭扭的路,可困意还是让他失去意识。
  吴邪也觉得很奇怪,他是不是也喝醉了,怎么看到那个男孩倒在自己面前时,就把他带走了,跟自己无关其实,抽身离去也没什么。
  很久之后的他也有想过,想过他的手抚上喝醉男孩的背时,那透过衣服而来的滚烫,把他的心也烫到了。
  吴邪不敢承认。
  男孩醒过来时,已是次日早晨8点,吴邪在洗澡,出来时看到男孩子醒了,才好好打量他,男孩年纪20出头的样子,鼻梁高挺,气质清新,可眼神一点也不清新,阴沉沉的,坐在床上发呆,也不开口讲话。
  吴邪倒也不理他,自己干自己的事,全当没这个人,一会去厨房吃饭,一会去洗手间上厕所,一个眼神都没给他。
  男孩舔了舔嘴唇,两只手不自在的放在腿上,又伸到脸前,摸摸鼻子。
  吴邪好笑的看着他,挑了挑眉。
  男孩开口:“你是谁?”
  嚯呀,反客为主喽,吴邪心里碎碎念。
  “你的衣服脏了,我放在床头了。”吴邪没回答他的问题。
  我昨天晚上留你过了夜,现在你醒了,要走吗?
  吴邪张了张嘴巴,一个我字还没发出来,他又闭上了。
  男孩皱了皱眉头,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  “收拾好就走吧。”吴邪语气轻松的讲。
  男孩看了他一眼,走向了房间的门。
  停在门口几秒钟,又折回来,揉了揉一头乱发,语气有些别扭的讲:“谢谢……您”。
  吴邪感觉有点好笑,他很明显不经常说这个敬语,也不经常说谢谢。
  他靠近吴邪,身上酒气几近散去,他比吴邪高半个头,看到吴邪根根分明,又卷翘浓密的眼睫毛,他心里漏了半拍,气息都屏住了。
  其实没有离得那么近,可他感觉眼前的男人的一切都被放大了,许是错觉,又或是他的眼睛总是盯着不放。
  “不用谢,举手之劳。”吴邪摆摆手,示意他别放在心上。
  男孩点点头,就走了。
  吴邪以为这只不过是萍水相逢,自己恰好心软了一把,之后再不会有其他,可好像在老天爷的花名册上,他俩的名字就绑在一起,解也解不开。

Pink_pink1:

新手/懒人/手残党必看‼️保姆级眼部化妆刷用法➕懒人/手残星人一学就会的眼影教程


要出门,又不想画太繁琐的眼妆
学会我的方法,几步搞定👍🏻


用到的眼影盘➡➡colourpop give it to my straight
✨之前说过这盘很适合新手,颜色日常,也不不会手重
没有太鸡肋的颜色,一盘搞定多种妆容
用到的化妆刷➡➡mintbear眼影刷套装
✨套装共有6支眼影刷,功能齐全,性价比比较高,很适合新手入门,毛毛柔软不扎眼,抓粉显色都不错



✨标准打底眼影刷:适合上眼皮大面积打底
✨斜头上眼皮眼影刷:适合上眼眼尾扫过度色,个人感觉刷鼻影比较适合
✨短毛烟熏眼影刷:适合刷眼尾处化深颜色的眼影使用,但我觉得小巧刷哪里都可以
✨眼部晕染刷:适合眼部多种颜色的晕染,能让眼妆更自然,喜欢💖
✨小号下眼皮眼影刷:比我之前用打底眼影刷和手上妆精细好多啊😂以前用刷出去或者刷过了显得眼妆脏脏的
✨尖椎细节眼影刷:适合刷眼头或者其他部位提亮点缀使用,小巧方便

✨刷子要经常清洗,毕竟眼睛很脆弱,而且总不洗对上色也有影响啊



这一区鸽子的老大:

#圆形拯救世界#

这是美国诗人/插画家/剧作家/作曲家/歌手,谢尔·希尔弗斯坦的儿童故事绘本。

我大概是在18岁的时候买了这本“幼稚的”书。不为别的,只为了那鬼畜的画风“简单稚嫩得笑死人了”。

那一年我的读后感是两个字:真傻。
现在我24岁了,再读一次,却掉下了眼泪。

故事里的阿圆,天生就缺少一个角。它为了变得完整,于是踏上了寻找失落的一角之旅。熬严寒度酷暑,翻山又越岭,它不知疲倦地一路寻着。累的时候,就放声高歌,和野花、蝴蝶、小虫说说话。

它曾遇到不属于自己的那个角,也碰到过太大、太小、太尖、太方的角,还曾丢失过一个角、揉碎过另一个角。掉进陷阱、撞到南墙、真是险象环生……

历经千辛万苦,它可算是找到自己失落的那一角了!

可是——从此却再也无法放声歌唱。
它滚得太快,快到无法停下步伐、和路上的野花蝴蝶小虫儿聊聊近况了!

明明圆满、完整了,却失去了快乐。
我是曾经哭着问自己为什么的。得到了却不快乐,失去了又开始懊悔。
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明白,最快乐的,似乎是从无到有的那个过程。

我时常在想,美——是美的本身,还是追逐美的过程?其实看完我的叙述,你一定明白我的立场。
我很愿意分享这句话:“爱之于我,不是肌肤之亲,不是一蔬一饭,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,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。” (杜拉斯)

爱是一种欲望。爱有止境,但求爱永无止境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会愿意伸出自己的蜗牛触角去触碰世界,发现自己麻木的内在突然鲜活了起来,而那些衰老和疲倦,全都被生生不息所代替。

于是有了奔跑下去的力气。

我大概不会永远爱一个人,就算那个人是我自己。因为有很多时候,我也会自我厌弃。但我永远渴望、向往、追寻爱,而不太在意结局是否等到所谓的归宿。

不要罗密欧之死,不要杰克跳下船,不要山伯化成蝶。我想要他们都好好地活着,鲜艳又漂亮、散发光和热。
我不承认这是爱情思想步入了柏拉图与乌托邦的联手骗局。

我只是厌倦过度计较得失、头破血流了也要去试“你是我失落的那一角吗”。如果有一天在路上碰到你,我不会非要把你嵌进身体里、将我俩合二为一。
我希望我们可以走走停停,偶尔密不可分,偶尔各自旅行。

背道而驰也无所畏惧,因为你和我都相信,世界是圆的。

圆形拯救世界。

是很不配。
可是修的时候,脑中只有一句话: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但我只看她一眼,万千柔情便涌上心头。
拍摄于西安市莲湖区西门附近。

深夜自爆

霸王别唧:

发这篇文的时候我想好后果了,但是实在觉得恶心,没办法装聋作哑,所以我决定直说了
所有觉得同人作者开打赏属于辛苦费,理所当然应该收这笔钱的
不论是作者还是读者,我可以很明确地说,我和你们价值观不同,这样的想法让我觉得恶心,甚至很反胃
我一直觉得同人是为爱而生的东西,我也喜欢钱,我张口闭口不离钱,但是我不会觉得我的创作需要利润,更不会觉得赚钱是理所当然
我的读者是原作给我的,快乐也是原作给我的,在现实里绝对不会有粉丝这么多数量的人关注我,在意我,欣赏我
所以我真的很感激原著的世界和原著的存在,反观这种反身去原著身上吸血的行为,真的非常让我作呕
作呕这个词没有一点夸张,我现在打这段话的时候都在忍着恶心
觉得打赏合情合理的人,为什么以前没有在首页上张贴自己二维码的图片?
我以为大家心里都是有数的。
虽然出本、周边同样跟钱有纠葛,但是其中付出的心力和精力,和这种明晃晃伸手的行为能够相提并论吗?

如果有人觉得这件事合乎情理,其实也无可厚非,毕竟创作是需要时间精力和情感的事情。在这里我只能说,很遗憾,我们的价值观不同
这件事是我心里的一个雷区,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
之前没有表达这样的态度,是因为我无法从中分辨出谁当时看到打赏的第一反应是觉得有趣,而谁心里想的是钱钱钱

脑子很乱词不达意,只能表达出一个重点了
就是,我,很痛斥,同人作者拿打赏,并且将其美其名曰为动力的行为


如果钱是唯一动力,那我会选择把钱打给原作者,让他有动力去继续创作作品,然后吸引更多优质的太太入坑

神猫罗尼休:

意大利传奇导演卢奇诺·维斯康蒂的五部经典古装大作——豹、战国妖姬、路德维希、无辜、魂断威尼斯,服装均出自神级设计大师皮埃罗·托西(图六)之手。托西的作品考究至极,精美至极,与维斯康蒂展现旧日贵族余晖的想法十分契合。最后三张图是导演从小到老的照片,他本身是米兰显贵出身,所以对贵族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颇了解,其电影也很有历史感。

墓木是个画渣:

在高中最灰暗的那段时间里,料理鼠王就好像是一道突如其来的光

求助,找一篇文!

大概是发生在民国,在贴吧看的,忘的差不多了,只记得两个人没在一起,最后吴邪老了,去找小哥,他有三个孩子啥的,当时看有点虐心,就关了,现在特别想找到它啊!
有人知道吗?
占tag抱歉!